• 已经很久,没有静下来坐着写点东西。每日晨课的记梦,也潦草了事。为此我感到恐惧,那是一种看到沙子在我之间流逝而无法抓住的恐惧,那是看着自己浪费时间而无动于衷的恐惧。多少年,多少时间是这样度过。今天早起,洗了衣服,洗了地毯,收拾了厨房,做了一盆油辣子...
  • 某个夏夜,那时夏天正成尾大不掉之势,我却不知哪个鼻孔嗅到一丝来自秋的寒意,让秋天毫无预兆地跌落在我的床头。也是在那个梦里,在这样的房间,我感到熟悉的惬意,而她操着那样的姿势,逆着夕阳西下萎靡不振却倍感清爽的阳光,冲我笑,叹了一口气说:秋天来临了呢...
  •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晴朗。我早起,洗了衣服,洗了地摊,顺带收拾了橱柜。橱柜中,寻到角落里那年在泰国镇子上市集中贩卖的顶级香料。那时巴巴儿的买了回来,一撂手丢进了这暗无天日的橱柜,从此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那也是一段伴随着成长的阵痛和喜悦的日子,忙...
  • 踏马男人和女人其实挺不配的

    女的进化了,男人还是下半身

    女的同情心泛滥,男的性泛滥
  • 公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号,这是一个明朗的早晨。我在多日以来的阴沉之后的阳光中沐浴着敲打键盘,有种世界末日后重生的感觉。这是我多年以后,再次打开这个早已陌生的界面,开始写这些文字。甚至,连文字的组织都稍有陌生。许多地方,已不似从前下键盘敲字如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