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过来,当一件事从有意识的状态变为无意识,当安静渐渐侵占内心,当所有的知觉全部变慢,变得细微可知,一切真的太美妙了。

    是这样的,今晚,在zl发“怒”之后,我开始做一件事。一件不需要动脑只需要机械运动手指的事情,我坐在客厅,吹着厨房和阳台的对流风,穿着背心,风吹得我直冷,很快的,我投入到这件事里,找到了诀窍。诀窍找到之后,就好办了,我只需要在一个点和另一个点之间来回穿梭即可。我甚至双眼无神没精打采都毫无问题。一来、一回、一来、一回,脑子里省下了一大块空间,从有意识堕为无意识里!

    听到厨房的水龙头没关紧,水是沿着什么方向在滴?滴在水槽的水里,发出铃铛一样的声响;冰箱的电流,滋……缓慢的启动,随后又缩回;风吹起了挂在厨房门把手的塑料袋,“风本是无形的,吹过了物体显示出声才显出形来”,它又吹过了我桌上摆放的黄纸吹过干净毛笔的毛发抚过放在茶几上的一大束姜花,送来清爽的味道;狗在旁边缩着脑袋睡觉做梦,偶尔在梦中低喃……时间过得好慢,不知过了多少年月,我仿佛在山中长居了一个冬。

  • (一)

    错过了万青从音乐节回来,恍恍惚惚记得自己去了周家庄。吃了粥、肠粉、蒸饺、炒米粉、上车前吃个半生熟的玉米。我站在草坪上,两口。你投入这种情节,告诉自己要记得他们。(以下计时为约估,按照听到的音乐判断)

    1-10''心跳加速,听到胸腔有回响。身体只有一个反应——坐下。我坐下,碰到湿润的草面,狗在我旁边,他用毛来蹭我,它被别人牵着,围着项圈。

    10-20''头皮发麻,看到脑花的轮廓,低洼或突出,有一条红色的电流和紫色的电流,看到电闪动频率的图像,图像为绿色。听到音乐,结束了抽奖环节,开始龙神道。他们唱什么完全不知道,感到节奏,感到敲打,时而又没有。

    20-1‘30 好慢。我站起来,音乐声逼近,“音乐回来了”我说。飘。

    3’-20'没有感觉,快死了吧我想。过量致死?一个绿色的画面在变化,看到变化过程——从原型变方形四角缩小变为菱形——打住!看到她站在黄色的灯光里,看不真切,她的手在背后向我挥手。我站起来,走到那里,又倒回来,作呕(居然还知道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虚荣心啊!跌份儿!)算了我放弃,我倒在草地上,右侧卧枕着手。腰部、脚、手,有一股寒气在游走;潜意识浮现——这种情况中的画面和梦境的画面,有同有不同,在其中不能觉悟它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本我的画面。想到的是真实的发散,这发散实际是未经伪装的潜意识,经此进行分析,也能见一部分。

    30’狗怎么回去?1和xy她们一起但他和有才之男子提前走了(起飞途中他打过电话来因此一直记得此事),我惊醒来强打精神打了电话给他,得知aw还在现场,叫aw把我接走,牵着狗,背着包,坐在摊位椅子上,耷拉着脑袋,她已不在那里了。好像是睡着了,听到音乐,摸到东西,音乐就是音乐,摸到就是摸到。正常情况下,听到音乐有一个大脑解译的过程,因此你才能知道那是什么音乐大脑产生情绪释放化学物质人体产生表情成为心情,感觉也是一样,湿的滑的冷的热的,看到人、看到物、闻到等等也是一样。但此时,音乐就是音乐,摸到就是摸到,已经不能解译,乱套,或者只有发送端没有计算端没有转译端没有重新组织表现端。

    40‘aw叫我的名字,我惊醒。

    50’回,发了个短信。

    (二)NLP的重构

    N(Neuro)指神经系统,意译为身心。指我们比较稳定的身心素质,结构及比较逸动的身心状态。
    你说你自信,这是一个心的素质,属N;你说你有点困,这是一个身所状态,属N。
    L是指语言,指我们沟通中所用的字眼、短句和音调及一切身体动作;还有内心的对话,想象也属语言。
    你对儿子说:“这是面包!”——这是语言。口语语言。
    你对属下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是语言。肢体语言。
    你在心里想象明天就可以去郊外玩了。——这是语言。视觉语言。
    你扁了一个可恶的人。——这是语言。肢体语言:拳头在说话。
    语言是你与自己及外界沟通的各种方式。
    P是程序。在前面,我们谈到身心与语言。我们就是通过语言来影响自己与他人的身心。同样,他人也通过语言来影响我们。这个影响的过程,NLP称之为程序。
    你打开门,走过去,拿起一瓶雪碧一饮而尽,说一声:好喝。——这就是一个程序。也可以说是一个过程。
    你早上下床,刷牙,洗脸,上班。——这是一个程序。
    上街,邻居对你微笑,你也对他微笑。——这是一个程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许多程序。也就是习惯。拥有不同的程序,也使我们拥有不同的人生。
     
    阅读上段注析
    1、发现自身的一种程式,记录,分析;
    2、改变这些程式,试不同的改变方式。
     
  • 当一件事从无意识的状态变为有意识的状态,这件事立刻就失去了美感,但无意识的状态下它也并不美,因为无意识是不应该感到美的。例如走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突然停在路中央,在想什么呢,好像看到密密麻麻的像蚂蚁或者像二流电影里的临演僵尸群看着他们的动作一个个变慢发笑觉得好好玩,然而当自己意识到这件事并试图用刚才的状态去观察时,“有意识的"被触发了,一切了无生趣!

    再比如,我在马路对面的巷子里买了一罐口气清新糖,一边过马路一边迅速撕掉了盖子上的贴纸。惨了!贴纸!——我顺手将它贴到了匆忙路过的工程围壁墙。这里带出我童年时候的一个收藏:将东西上面,买的也好,送的也好,有些可以撕下来的粘在上面的标签,小心的撕下来,粘在书柜的玻璃门上面。一长段时间下来(大约从五年级到高中时期),这些贴纸密密麻麻的贴了有整面玻璃柜——实际这也是一个有无意识变有意识的动作,从最初的无意识强迫到有意识,那些袜子、内裤的贴纸太麻痹丑了竟然还能坚持收集贴下去硬是要把玻璃贴满才能安心。

    再一次,再一次买了一罐口气清新糖,再一次一边过马路一边迅速撕掉了盖子上的贴纸,是的,我理应想起上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围壁墙贴了一张,我下意识的想找到那个地方。。。无趣。。。

     

  • 下雨了呀 - [颂店诗]

    2013/10/16

    下雨了呀
    真倒霉呢
    从今天早上就一直下雨
      
    他想
    征服我的存在
    却又不想显得太无礼
      
    在雨点中
    我的疑惑消失了
    我不再烦恼
    下雨了呀
    但并不是这雨
    占据了我的夜啊


    他想
    让我成为皇后
    我值得吗?

    2010
  • 白昼 - [颂店诗]

    2013/10/09

    <骆驼>
    白昼,可能你并不需要我;
    像一匹没长水囊的骆驼,
    我从世界的深渊,
    被扔到你的戈壁上。

    你漠不关心的摇撼着尘暴,
    难以自制的起舞,
    你会爱上并且摧残,
    这暧昧的,行将就死的骆驼。

    你将贴近它躺在戈壁上,
    穿上你的烈日剪裁的衣裳,
    用沙尘那奇妙的舞步,
    裹住骆驼。

    而你低语的微风
    将和严寒,和狂热,和胡杨的碎叶一起,
    充满这就死的骆驼的内脏——
    一个谁都不在那儿居住的心灵……



    贝壳
    曼德尔施塔姆
    黑夜,可能你并不需要我;
    像一个没长珍珠的贝壳,
    我从世界的深渊
    被仍在你的海岸上。

    你漠不关心地遥撼着波浪,
    难以自制的歌唱;
    你会爱上并且呵护
    这暧昧的,可有可无的贝壳。

    你将贴近它躺在沙滩上,
    穿上你的衣裳,
    用巨浪那奇妙的钟声
    裹住贝壳

    而你低语的碎浪
    将和风,和雨,和雾一起,
    充满这易碎的贝壳的墙壁——
    一颗谁都不在那儿居住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