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能想到一根毫无来由的想法引发的一次牙签剔牙从而引发的牙龈发炎跟着智齿就冒出来的鬼马行为呢?!从听到CJ三天两头说智齿痛我想我就注定与这玩意儿结上了某种“写好了”一般的梁子。智齿、智齿,没因此烦恼过的人永远不能体会,那梗在一排大牙后面的让你感觉毫无用处但它又就在那里处处为难你的感觉。彼时我亦不知,当它与自己无缘,并以此拿它同CJ说笑。
    在一次海鲜大餐后,我见桌上所有人都拿起了牙签,张牙舞爪地用各种他们认为舒服的姿势剔起了牙,那神情好似在享受一场在逼仄的社会空间中挤出缝来舒口气的轻松自在,最重要的是,我的家庭教育告诉我第一当众剔牙是有损形象的行为第二剔牙是对牙齿健康问题的一大祸害而在我成长的空间中始终没有剔牙这种文化,然,上天赐予我到了一个剔牙盛行的地方,颠覆了我对剔牙的既定印象:饱餐一顿,肚腩放松,摊在椅上,喝一杯茶,吹几句水,左右无事,拿起牙签——剔吧!右手从装得密密麻麻的牙签筒中抽出一支,左手捂住嘴巴,牙签伸进左手之后的口腔动作,眼睛望着桌围众人,不时冒出几句因剔牙而囫囵不清的说话,要笑,就松开两只手大笑,要做话事人了,就放开两只手正正经经说,同时看着所有剔牙的人四下流转的眼,自己手中的牙签兀自拿着在空中比手画脚。我有点手足无措,强烈的好奇心引发了我伸出右手去拿一支牙签的动作,拿到手了,牙签却也还是那一根牙签,细细短短两头尖尖,也是捂住嘴巴,也是伸进那根小棍,不剔不知道,一剔吓一跳:我向来自信的牙齿密合度原来有这么多不曾察觉的丝丝缝缝同时掩藏着这么多刚才饕餮的食物,又联想到食物在牙缝中反应、发酵,各种不计其数的细菌和微生物在那里滋长。我发现下排牙齿左边的三颗大牙后面似乎有好多好多的残渣。于是我用力地捅着,我用捅而不是其他字可想而知当时我的动作有多么因无经验带来的凶猛。好似越来越多怎么也捅不干净,饭局结束,兀自不满意,尚用舌头搅一搅。是的,有同感的看官应该已经叫出来:那就是智齿啊!

    智齿,智齿,学名第三大臼齿,俗称智慧齿、立事牙、尽头牙,是口腔最靠近喉咙的牙齿,如果全部生长出来一共4颗,上下各两颗,一般是于16岁或之后才生长出来,相较于幼儿时期长出的乳齿与儿童时期更换的恒齿,智齿通常是在人类心智已经趋于成熟时才长出,因而得名。

    接下来是长达半个月的发炎和疼痛,那时尚不知其利害,只以普通发炎而用普通方法以治之。而那段时间尚自啃甘蔗、咬骨头,虽是痛苦了一点,但一点也不改二十多年来对牙齿保护一向良好而大肆取用的本性。半个月之后,这隐隐的疼痛还是不消,拿起电筒对着镜子张大嘴巴仔细观察,下排左边三颗大牙之后,竟冒出了一点白色的小脑袋!心中已经有稍许隐忧了。
    那刻我感觉自己又被预谋的神灵击中了,往日经验浮现心头。
    那刻我很是错愕,许多曾经看过并为之恐惧和不要发生在我身上的少少祈祷之后多数都会降临。我以为忘了,但衰神还是没有忘记。
    那刻我很是坦然,也是该到长智齿的时间了。

    命运际遇又偏巧这么喜欢扎堆凑巧,SS回家准备拔掉差点外露的虎牙,X光片一照,竟是长得已然完整的四颗智齿!因横向全埋伏性水平阻生而完全看不到的智齿!于是拔虎牙的计划变为拔智齿。观看其后来的描述,这惊愕给她也不是一点点——能引起此人惊愕的事就是巨大的惊愕!尽管从她口中重述,但那拔牙过程亦让人惊惧:切、锯、凿、敲、割、挑、拔、麻、药、刀、锤、钳……各种暴力、医院、血腥等元素请看官自行想象。
    尤其百度一番,见智齿病友手术过程,再与s比当然大巫小巫(此人智齿千年难遇),更为后患的乃是拔牙之后:“那个洞还在那里,吃完东西食物又堆在那,每次都要用挖耳勺挖出来……”
    至此,我终于理解病友的苦难。

    现在,这牙也还好端端地在那里,只一不小心进食的时候咬到阵痛一会儿,也就那么隐去。可话又说回来,也该是智力长成的时候了,这么说,这颗智齿来得也稍晚了些。

  • 今晚注定是我人生中一个寻常的夜晚,除了许久不逢的加班除外。深夜弥留的闷热在此刻悄悄隐去,湖潮也不再涌起。对着一篇别人的稿件做深做死,调调整整加上左拼右贴终于大致整出一丝逻辑,亦让本来毫无瓜葛的文字片段有了稍许我从别处借来而注入其中的力量。
    回到住所,找到写文的人,从文字的目的性、逻辑性、主题性三大方面深刻地批评了此稿以及此人历来的写作,一口气道出此文的正常逻辑和写法之后突觉自己手中隐隐有什么在翻腾,一直强调的文的目的、逻辑、主题顷刻明现。四个月,深有体会自己文字的功力的加深,这是我用眼睛都看得到的事。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文字中缺少了什么可以令其成文文章的东西,所以我一直将这仅仅是用字来表达的密密麻麻的东西称作文字而断然不敢妄称其为文章。非我妄自菲薄,实在是作为写作者的我心虚,因我深知其薄弱环节,即是没有灵魂和力量。当然,我也可以自信一点说,是一直以来的字的灵气和剑走偏锋追求的字的组合令我的文充斥着少得可怜的可看性,然而若然有一个熟知我文路的人,很轻易便能击破它——于我本人而言,根本不堪一击!
    这也是我这四个月不断反思和不断进步的结果,有反思实质也是一种进步,因其昭示着我在将文风转化为一种可提高可借鉴可数据化的实验的乐趣而不是安于吃老本吃灵感吃可有可无的亦真亦幻的变动的思维。当然我不否认这思维写法的价值,但我更知,若用强大的理性和逻辑来指导思维的发散更是一件值得探究的实验。
    通过改他人的文,逐渐过渡到对照自己的文字,然后用几句言简意赅的说话表达,使其令对反也获得改变的途径,今次做生作死改文的痛苦经历或者是我文字的一场巨大浩变亦未可知。然,我清楚,没有这长时间的积累和不断的修改自己的文字,断然不会因为一次为他人的修改而获得如此强烈的反思。我相信是自己的苦工和悟性发挥了作用,所以今次得来的结论,反而不是文字的中心思想的缔造,而是自身能动性的重要。
    于是我话给自己知:
    每一个雾气弥漫的午后
    残碎的水的波纹
    和消失的鱼的倩影
    以及散落在羽毛球边缘的
    发黄的紫荆花

    隐匿在低沉的二氧化碳中的阳光
    紫外线辐射
    闷热
    无法直面
    却深深刺进
    厚实的皮肤

    公园里的老人
    穿着皮鞋
    迈着碎步
    不需要搀扶
    一点可怜的目光
    已经足够

    树荫下的流氓
    解开皮带
    掏出家伙
    视而不见
    滴滴答答断断续续

  • 湖潮

    2011/03/19

    如果有海潮的说法,那么湖潮也不是不可能。今次我就见到。
    传闻疯起,而我亦是怕死的普通人。不过讲真的说话,恐怕是想见到那一番真相更加合适。我行到湖边,天光更亮,绿光同红光还有被雨云埋住的强烈的月光交相辉映,白日的雨水积满露台滴滴答答慢条斯理又急躁地落到木板上。湖里的鱼在急不可耐地翻腾,湖水被破坏咗平静,红绿光倒映在湖中,令我看清着它的面:湖潮在那时隐隐作祟,它已经起来好久,只是没人识得。我好似见到一面白色的粉墙,看不清对面的树林,只灯,穿透它,投射到我面前这一片平静的湖面,但我知,它内心汹涌。

    木板又响起高跟鞋的声,在这样的夜晚,有人同我一样这么有兴趣,来观赏即将产生的毁灭?好可惜,她只是个我熟悉的路人。但她双眉紧蹙,形色匆匆,更不知我站在夜深的地方。

  • 我从未想到将文字作为我的职业竟是这样的一种方式,可见漫长的时间里我将这件事想得太简单太平坦。事实上,在实现一件事的过程当中,终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什么。的确,这是一个自我磨灭和融合的时刻,长久的无规范的随心所欲的写作方式需要抹杀掉其中的令人诟病的方式转而成为一种简单易懂理性坦荡的东西。在这段时间里,我必然要经历很多的选择、权衡,成长的过程是痛苦而残忍的。我向来是将有声的语言转为二进制作用下的数据最终形成的文字之中,在最终的文章形成途中,没有任何磕磕绊绊的部分,完全是忠于思维的走向而迅速记录的方法。我太过于相信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和随意带来的美妙而从不考虑读者的部分。实际我也的确是这样一种人,自私的、自恋的、不善于插科打诨和自我推销的人,写了也就写了,一眼望去因速度太快而产生的错别字也懒得去改。写到这里我思路停了下来,手也停了,我找不到牢骚满腹的感觉,但我清楚得很,我想表达的太多。也因为想表达的太多,所以在文字中,外人难以找到任何的逻辑。

    而文字的理由究竟是什么?这也是我近来思考的一个问题。我的写作,常常找不到目的。是的,这样的文字毫无攻击力,亦没有任何力量可言。在我将它作为职业之前,我从不认为文字是为了表达某种观点而存在的,所以我的文字大部分属于描述,竭尽全力的描述,用尽脑海中飘荡的一切可以形容的部分对之进行描述;全方位的描述,从声音到动作,放慢加快时产生的微妙的心灵的激荡,都作为当下的感官情结写进文字之中。只是,这种叙述本身带来的什么?我从未想过。它或者只是那时那刻,动用毛细血孔去感觉时的感受,亦或者是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价值观去主导这些力量的形成。对,它是散的,所以,它没有力量。
    按照原来的计划,今日是要写一篇刚去完南海叠滘后的游记。很辛苦地想到要表达什么,劳尽心力想要拧起最终的写作目的,却在写完两段后毅然决然关掉编辑页面,我果然不大适合。在专题写作、新闻写作、企业宣传写作当中,作为一个编辑,一个宣传人员,首先想到的是:你要表达什么,你要让读者从文中得到什么信息。然而,转型是辛苦的,我既不想放弃原本随思绪而走的路径,亦想去搞清楚漫长的人生际遇当中的自我表达。现在我终于得到一个答案。为什么没有目的?是因为人生还没有目的。

    这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上来,亦是最近常常提到、聊到、想到的话题。“你今后想做什么?”这个问题从小到大都被问及,在我这里却从未得到真诚的对待。我从未认认真真想过这个问题。是咯,我今后想做什么?第一次被问的时候,因为当时正热衷于画画所以说“画家”;第二次被问的时候,因为刚好担当师生互动课的老师又及出生教师之家所以答:“老师”;中间换过无数职业,而第十次被问的时候是在大学后期焦虑于找工作的时期,学新闻的我深深的感觉到凭这三脚猫功夫去做一个有担当有意义的媒体工作者是一个多不靠谱的事,又及消极悲观的阶段,所以想考个教师资格证加父母关系做个人民“教师”……最终以上都随着现在这个状况而破灭,当然很多事情也只是想想而已。然而,真正到了面对工作和职业还有未来方向的时候,被问到“你今后想做什么?”我想我不能马虎对待而应该认真的想想。可,我当然明白,实际上很多的像我这样的青年——大学毕业,刚进工作岗位,工作努力,薪水不高——面对未来依旧处在一个茫茫然的阶段。现在的状况,乐观一点讲,我算是走得稍快的人,此略过不提。我们这样的人,想,不是不行,但,会怕会惊恐。所以提到时,心似乎被击到了有伤疤的地方,很痒想挠但是会痛会流血。
    如果没有想好,那么,我现在身在此时此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想明白这一点,我今后的努力工作或许与最后的路途大相径庭。人生的旅程是在接近人理想中的那个点,有的人到达了,有的人绕了一个圈也还是到达了,有的人却越来越远。也许原本我可以做画家最后却成了文字工作者,也许原本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游行于天地但最终我呆在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地方成了家庭主妇或政府文员。那么我到底想要什么呢?提到这个问题我脑中一片空白,迷雾残绕在那里,想扒开脑子里伸出一只手来阻止。也许我清楚地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我矛盾于要不要打开她。我害怕那一个答案的揭晓。
    那几日悲观消沉,冒出辞职的念头。我写下这“辞职”两个字,又写下别的字:“存钱”“学习”“旅行”。写完这些我又将“辞职”二字划掉。是咯,初现端倪。
    “存钱”,写完后立即做完三件事:开一个零存整取账户,每月存500元,存一年,那么来年三月我便有6000元作为长线旅行基金。再拿出一个盒子,放进1000元,今后每月再放进500,那么再有半年我便有3000元作为短线旅行基金。再电话母亲开个账户,让我每月给他们存进500元,不管这钱多少,亦不管他们用途,当做尽孝,或者变相存钱。基于目前的薪金水平,所剩也就无几了。这些强制性的措施,也不过在提醒我要有计划。
    “学习”,如果说是学习的话,那未,在此处留存的理由就够强烈了。在此工作也快半年。我很庆幸来到这个地方,眼界、身心、思维、行动都得到很大的改变和扩展。学习一种新出现的产业、很多新的想法、更快的办事效率;利用职务之便,偷师商业的运营,和商人打交道,学习如何从商;还有最为重要的,一个带着我不断突破自我发掘自身潜力改变思考和行为模式的人……成长,努力!
    “旅行”,不言而喻咯。现在也在实现中,不管是去到稍远一点的广州,或是就在佛山本地,保证每个星期都要出门一趟——这个世界需要行走和发现。不能天天呆在这个公园里面。
    写到最后和当初的表达完全不一致,又散了。一件一件来嘛!腿麻了,SHIT!

    让泪掉下来然后转头
    把话说出口然后紧拥
    于时间的长廊上你再也不等我
    让泪掉下来然后转头
    把话说出口我们错过
    任好坏开花结果
    整个世纪末人们都曾听说
    关于那个角落里的故事
    山河并肩坐着
    各自聆听幸福的声音
    我是疯狂的
    而你慈悲
    我是绽放的
    你是玫瑰